“闖哥”去扶貧

通訊員 曾祥文2020-06-04來源:中國郵政網

  四川省昭覺縣地處大涼山腹心地帶,是全國彝族人口第一大縣,也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今年是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而距6月底全省完成脫貧攻堅工程項目建設任務,目前只剩20余天;距離年底,也只有200余天。脫貧攻堅之難、時間之急,可見一斑。

  昭覺縣永樂鄉改阿能村和庫依鄉甲谷村是昭覺縣郵政分公司的對口幫扶村。該分公司投入駐村幫扶隊員共5人,其中2名駐村第一書記、3名工作人員,全縣27位郵政職工都是幫扶責任人,其中,縣分公司副總經理高旭闖兼任永樂鄉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改阿能村第一書記。3年多的扶貧路,高旭闖體會了艱難和無奈,也收獲了感謝和成功的喜悅……

  掃新居是幸福的辛苦

  5月10日,天空湛藍,驕陽似火。在昭覺縣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昭美社區,高旭闖和兩位同事幫永樂鄉沖洛村貧困戶阿西日格打掃完房間,把衣柜等家具安裝好,耐心地給他講解馬桶的使用方法、用電的安全注意事項等。這天,他和同事不停地幫永樂鄉44戶搬遷的貧困戶領新家鑰匙、搬家具、打掃房間、講解注意事項,忙得是腰酸背痛,嗓子干渴難受。

  這是四川省近年來建設的規模最大的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共將安置3900余戶、1.8萬余人,涉及28個鄉鎮、92個邊遠山村。當天是周末,高旭闖和兩位同事9點左右趕到安置點,一直忙到15點左右,肚子已經餓得不行,皮膚被曬得生生作痛,他和同事便在附近找了家館子,簡單對付著吃了頓午飯。

  2019年10月,改阿能村就已經通過脫貧驗收,實現脫貧。其中,本村易地扶貧搬遷安置38戶、183人,縣城的普提安置點安置10戶、53人。脫貧后,駐村扶貧工作隊仍要繼續鞏固脫貧成果,還要落實好縣政府安排的其他扶貧工作,比如幫助貧困戶搬運安裝家具等。

  “感謝郵政!”看著新家,阿西日格不斷向高旭闖他們說著感謝的話,沖著他們豎大拇指。

  “看著貧困戶一個個搬入新居,我也為他們高興?!备咝耜J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雖然這段時間特別辛苦,但隨著脫貧攻堅目標一個個實現,我們離最后的成功也就不遠了?!被叵胍宦纷邅淼姆鲐毥洑v,“闖哥”不禁有些感慨。

  腳不停是扶貧的常態

  2016年12月底,高旭闖從美姑縣郵政分公司交流到昭覺縣分公司當副總經理。2017年初,他開始負責扶貧工作。當年的7月10日,他和3位同事帶著電腦等工具爬上“懸崖村”開展電商扶貧,設立郵樂購便民服務站,開通“郵掌柜”及開展業務培訓。

  那是高旭闖第二次上山工作,那天由于天氣炎熱,加之體力消耗大,下山時,他在經過“天梯”接近90度的最險要之處跌倒,滑行了近10米后才用手拼命抓住鋼梯,人才沒有摔落上千米的大峽谷,但手臂卻被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傷口,深及骨頭。這樣的傷口在昭覺縣無法處理,高旭闖被緊急送往西昌市治療。經診斷,他全身多處挫傷,右手臂縫了20余針。至今,手臂上的傷口會在熱時發癢,冷時發痛。

  “懸崖村”遇險給高旭闖心頭留下不小的陰影,當地人摔下山崖丟掉性命的已有數人,而他還能撿回一條命實屬幸運。但這阻擋不了“闖哥”在扶貧路上前進的腳步。

  自從兼任永樂鄉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改阿能村第一書記,身兼數職的高旭闖開始連軸轉,經常是上午在企業上班,下午趕到鄉上、村上開展扶貧工作。禁毒防艾、深入工地督導易地扶貧搬遷工程進度、落實縣分公司的扶貧項目、完成上級交辦的其他工作等,都是扶貧工作常態。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他和隊員們積極加強疫情防控和安全宣傳,按照縣政府“再排查”工作任務,冒著被感染的風險開展入戶調查。同時,為分擔投遞壓力,他多次上門投遞郵件;為發展金融大客戶,他和網點人員上門營銷,保存量促增量;為發展土豆電商業務,他在土豆堆中挑選土豆,常常弄得滿身是泥。

  業務發展任務加上扶貧工作繁重,要把兩邊工作都做好,加班不可避免。2018年至2019年,高旭闖平均每天工作時間都在12小時以上。2019年10月,改阿能村迎接脫貧驗收檢查的那段時間,他幾乎每天加班至次日凌晨,然后休息兩三個小時,又早早起床去普提安置點幫貧困戶打掃清潔、安置家具等。扶貧工作隊的其他隊員工作量亦不小。

  2018年至2019年,昭覺縣分公司生產經營都超額完成了涼山州郵政分公司目標任務,扶貧工作得到了州脫貧驗收組的肯定,改阿能村的扶貧工作在歷次各種檢查中都得到了檢查組的肯定和表揚。2019年10月,改阿能村通過脫貧驗收,實現脫貧;甲谷村也離脫貧的目標越來越近。

  做家務是對家人的補償

  作為異地交流干部,高旭闖一般情況下周末才能回一次家。事實上,企業經營發展工作和扶貧任務艱巨,今年又遇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從春節后至現在,他沒休息過一個周末,更談不上回家。

  自參與扶貧工作以來,他在昭覺縣工作,妻子在美姑縣上班,老人帶著孩子在樂山市生活。一家人三地分居,高旭闖滿是愧疚。

  去年10月,妻子病了,高旭闖沒能回家照顧。孩子的家長會,他沒有參加過一次;孩子病了,只能讓爺爺奶奶帶著去看病,因為老人缺少醫療知識,病情沒有得到根治,造成孩子現在長期都要用藥。母親去年胃病發作,硬是拖了一個月,他才在彝族年放假的時候帶著老人去看病。對家人,高旭闖覺得虧欠太多太多,作為兒子、丈夫、父親,無論哪一個角色他都不稱職。所以,只要回家,他都是默默地打掃房間、做飯洗碗,盡力做家務是他對家人的補償。

  而對他來說,“懸崖村”摔傷的手臂至今時時發痛;長期加班導致的頸椎病疼痛難忍,頻頻發作;不規律的飲食曾導致胃出血住進醫院,落下了慢性胃病的毛病……然而對于這些,他都沒有太放在心上,他說,人生旅途中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難關,他只要如他的名字一般,給自己鼓足勁,勇敢闖過去就好。這應該就是高旭闖對黨員的擔當和責任的詮釋吧。


高旭闖在田邊調查詢問農戶外出務工、子女就讀、種植養殖等情況。

智能宝全自动挂机赚钱软件 河北快三跨度走势 极速赛车开奖查询 昨天的1北京11选五走势图 到百度首页 河南22选5开奖官网 1分快3人工专业计划 快乐扑克玩法 多乐彩开奖彩乐乐 福建31选7和36选7混合走势图 北京pk赛车四码好方法